一位抗战老兵的淡泊人生——访共产党员、离休干部李品昶同志

发布日期:2017-06-20浏览次数:来源: 李永生(原市政协副主席) 字号:[ ]

    李品昶,1925年9月出生于绍兴县(现绍兴市柯桥区)平水镇横路村。因家境贫寒,年仅13岁的他,就到诸暨大宣一魏姓地主家放牛,农忙时还帮做农活。生活艰苦还可忍受,最不堪的是地主婆的经常辱骂。1941年冬天,连续下了几场大雪,因冰天雪地,长工们出不了工,地主婆就整天骂骂咧咧:“这下你们都好享福了,我家怎么这么倒霉,白养你们这帮穷鬼。”别的长工都忍气吞声,敢怒而不敢言,李品昶虽然人小,却是个有血性的孩子,顶了地主婆一句:你整天骂骂咧咧,我大不了不做了。这下更惹怒她了,于是又是骂,又是打,嚷嚷着你走啊,你走啊!李品昶真的就往门外跑。地主婆说你走了把我家的棉衣脱下来,李品昶随手就把一件破棉衣脱下。地主婆又说你穿的鞋子也是我家的,李品昶两脚一摔把一双破鞋丢在雪地里,穿着一件破单衣,赤着脚就往雪地里跑。长工们见李品昶真的要冒着鹅毛大雪离开,在冰天雪地里不冻死也得饿死,就一边向地主婆求情,一边硬把他拉了回来。自此以后,地主婆对李品昶更凶了,不但不给吃饱,还常常打骂。李品昶觉得这样的日子实在过不下去,就寻思着一定得离开这个虎狼之窝。直到1942年8月,李品昶找到由何文隆同志领导的诸暨泌湖、姚江四乡抗日自卫大队,就要求参加这一抗日组织。当时中队长魏沛然问他:“这里生活非常艰苦,经常要与日本鬼子和顽军作战,甚至还会有生命危险,你真的想参加抗日队伍吗?”李品昶拍拍胸脯说:“苦点累点我不怕,你们把我当人看,就是在战斗中牺牲了也值得。”这样,李品昶同志就当上了魏沛然同志的通讯员。

  1943年秋季,一小队日军开着一艘汽艇,耀武扬威地到诸暨山下湖一带扫荡。李品昶同志参加的浙东游击队与敌人展开了激烈的战斗。敌人凭借武器精良,双方战斗成胶着状态。此时附近有新四军一个排的同志来增援,日寇招架不住,被打的狼狈不堪。有的跳到河里,当地村民拿着鱼叉与抗日游击队一起围剿日寇,重创了这股日军,其中一个少佐军官被打死。此战极大地鼓舞了浙东军民的抗日士气。自此以后,李品昶同志跟随浙东游击纵队马青司令员,辗转于诸暨、嵊县、上虞及四明山根据地一带,担任过通讯员、宣传员和联络站的工作,。

  由于李品昶同志的体质较弱,加上经常行军打仗,因此经常生病。组织上为了照顾他的身体,安排他在杜家堡一个叫龙头山的小村子一户老乡家里养病。

  1944年4月,李品昶同志父亲去世。他是家里唯一的儿子,堂兄李友法几经周折,找到李品昶,要他回家处理丧事。李品昶向领导请了假,回到老家,家中一贫如洗,根本无法安葬父亲。经几位堂兄与村里的一家富农商议,由李品昶为富农放牛三年,富农帮助李品昶安葬他父亲。这样李品昶就离开了部队。直到1949年1月,李品昶同志重新参加革命,3月,他与部队一起在绍兴县稽东镇车头参加消灭国民党城防指挥部的战斗。5月7日,李品昶所在部队从车头出发,进入绍兴城区,参加了解放绍兴的战斗。6月,他受命到绍兴县平水筹建区政府。1949年7月的一天,李品昶和区政府的刘朝东、吴乃全三位同志在车头商议召开群众大会时,突然遭到60余名土匪的包围。在兵力和武器装备均处于劣势的情况下,李品昶沉着应战,趁匪首赵大土挥舞着手枪冲来时,李品昶抬手一枪击中其左胸,众匪徒见头领被打死,一阵慌乱,狼狈逃散。

  解放以后,李品昶曾经在平水区委、绍兴茶厂、绍兴市委组织部等多个部门工作。1955年4月起,先后担任绍兴市府山区副区长、府山街道党总支书记。在任期内,李品昶工作积极,千方百计把工作做好。他设法办起街道工厂,这样既能相应政府大办民办工厂的号召,又能解决一部分街道失业群众的工作,还可以增加一些收入,改善街道办公条件。这本来是一件一举多得的好事,但是当时被看成“为了单纯完成指标,阶级立场模糊,不顾党的政策,支持和参加套购活动,违反市场管理”,并以此认为犯罪。1960年5月21日,李品昶被刑事拘留,1961年4月19日,中共绍兴县委决定开除其党籍, 1961年9月21日,被绍兴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李品昶除在看守所拘留16个月外,还干过环卫工作、运输工作,在五七干校劳动改造,长达18年之久。对此,街坊邻里颇为疑惑,说李品昶好心好意办起街道工厂,为群众做好事,这样一个出生入死半辈子的人,却被判刑坐牢。每当李品昶同志拉着粪车走街穿巷,群众见到了总要难过地问他:“李书记,你好心为群众办事,怎么叫你做这样的苦活。”李品昶同志却坦然地回答:“苦我不怕,过去给地主放牛,苦惯了,现在我这样做,也算是为人民做点事。”当时李品昶一家六口人的生活,主要依靠妻子老王在茶厂工作的一份收入,维持全家的生计,生活是非常艰苦的。为此子女有点不理解,而妈妈坚定地对几个子女说:“你们爸爸的人品我知道,我相信他,他绝不是一个贪图私利的人。”群众为李品昶鸣不平,李品昶反而安慰群众,说共产党最讲实事求是,我相信党组织,事情迟早会得到解决。直到1978年6月,绍兴县人民法院经过复查,认为原判决错误,属于冤案,给予撤销原判;中共绍兴县委也于1978年6月报经绍兴地委批准,恢复李品昶同志党籍,恢复工作。长达18年的冤案,终于得到平反。李品昶同志于1987年在绍兴市城建局离休。

  对于一个在抗日战争时期参加革命的同志,却只能享受解放战争的离休待遇,一起参加革命的同志觉得不公平,但是李品昶同志却认为国家有政策,离开部队两年以上,要按照后一次参加革命的时间算起。组织上对自己已经很照顾了,比比在战争中牺牲的同志,自己比他们幸运多了。他经常教育子女,任何时候都要相信党,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我们家,要懂得感恩,懂得知足。

  一个在旧社会饱受生活煎熬,解放以后又长期蒙受不白之冤的人,竟能如此坦然地面对人生,坚信党的领导,充分表现出一个共产党员对党和人民的无限忠诚,值得我们很好地学习。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